中房报·家居建材
A+
原材料涨价还顶得住吗?“能耗双控”下建材企业生死局

中国房地产网

2021-09-24 17:30

涨价传递链条部分“卡壳”。

涨价传递链条部分“卡壳”。

微信图片_20210924165339.jpg

图片来源:中房报图库

中房报记者 焦玲玲 | 北京报道

2021年仅剩不到三分之一,建材行业全产业链涨价潮仍无休止迹象。

“看着揪心”“无语了”“只能说太疯狂”“唉”……近半年来,北京一家大型门窗幕墙制造企业营销负责人每次在朋友圈发布“今日铝价价格”,都会发一句感叹。与此同时,铝价也从去年的11000元/吨,上涨到了现在的23000元/吨,创下近15年来的最高水平。9月23日,今日铝锭最新报价仍是大涨。

“专注门窗产品的公司真难。我们去年和今年第一季度签订的合同,基本报价铝锭都是15000元/吨左右,现在甲方也不乐意调差。主要是差得太多,我们这样的企业基本都是赔钱。”这位营销负责人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。

雪上加霜的是,自8月份起,上游电解铝行业受限电、“能耗双控”影响限产消息不断,新疆、广西、贵州、内蒙古、云南等主要产地均受到波及,供给端的调整加上需求端行业利好,铝产业链近期可能会出现“有价无量”情况,价格也有望创新高。

有业内专业人士预测,一旦铝价突破25000元/吨大关,佛山五成以上的门窗企业都将不堪重负、破产倒闭。

不仅门窗行业,陶瓷、防水、涂料、家具、家电等建材多个行业都受到冲击,出现成本利润倒挂情况。一方面是原材料快速涨价,加上房租水电、工人成本持续升高;另一方面,终端压款,回款速度慢,尤其是部分依赖房地产大宗工程的企业,80%以上都面临现金压力,多个行业都处于焦头烂额的境地。

下半年剧本:停电、停产、涨价

与年初那轮大宗商品、各类原材料涨价潮相比,本轮的涨价主要因素还是政策对市场的影响。

近日,国家发改委对9个省区直接点名:青海、宁夏、广西、广东、福建、新疆、云南、陕西、江苏9地上半年能耗强度同比不降反升,明确指出:对所辖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地市州,今年暂停国家规划布局的重大项目以外的“两高”项目节能审查。

对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的控制被称为“能耗双控”。“两高”项目即高耗能、高排放项目。按照生态环境部分类,“两高”项目的范围是煤电、石化、化工、钢铁、有色金属冶炼、建材六个行业类别。

国家文件发布后,不少出现绩效预警的地区开始对“能耗双控”目标开展限电控能耗举措。包括涂料大省广东、化工大省江苏、磷化工大省云南,其中,云南省化工产业工业硅、黄磷行业近段时间直接削减90%产量。

这次行动也被业界称为“动真格”。建材领域以陶瓷行业为例,今年5月底,陶瓷行业正式被国家部委列为“两高”项目。9月中旬以来,广东、广西、云南超百条陶瓷生产线突然停产。其中广西产区遭遇全域限电,致使当地陶瓷厂被迫临时停产。

9月14日,陶瓷领域头部上市企业蒙娜丽莎发布公告称,公司广西生产基地供用电总负荷大幅降低,近日被迫临时停产6条生产线(建筑陶瓷日产能合计约15万平方米),剩余的1条生产线(建筑陶瓷日产能约2.5万平方米)也处于低负荷正常运行状态。

由于电力供应不足,陶瓷企业在一定时间内只能开启部分生产设备,无法进行连续生产,从而导致企业生产成本进一步提高。

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,近年以来,各类原材料价格齐涨,包括近期的燃气、煤炭价格继续上涨,这些已大幅推高了陶瓷企业生产成本,但瓷砖价格却难以上涨。加上近期“限电”所造成的生产成本增加,让早已微利或濒临亏损运营的企业雪上加霜。

“停电、停产、涨价……下半年陶瓷行业发展的剧本已经写好。”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负责人表示,看目前大形势,停电或可能成为常态。目前碳中和背景下的“能耗双控”导致行业供给侧结构发生改变,陶瓷行业节能降耗也迫在眉睫。

此外,来自化工涂料行业的分析人士表示,目前看能耗控制严重影响后续化工供给,相对需求的响应速度,供不应求的时间会拉长。这一波“能耗双控”下的化工影响,目前看是刚刚开始。

能耗双控对制造业成本的影响也是证券机构最近高度关注的问题。有证券分析人士指出,虽然国家多部门此前发声要遏制大宗商品过快上涨,减轻对下游企业的冲击,但实际上最近的政策方向对产能起到了明显限制作用,短期内大宗商品难有回落表现。

另有业内专家也提醒“能耗双控”拥有硬币的两面性,强化能耗双控和推动高质量发展相辅相成。一方面要合理控制“两高”规模,另一方面要充分考虑能源保障系统、社会成本问题。

传递链条部分“卡壳”增收不增利成常态

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,对于目前能耗双控政策影响之下原材料上涨的感知,建材企业、房企开发商、施工单位等的反应情况不一。

多家房企招采负责人表示,目前感觉涨价总体还可以,价格基本稳定,尤其是对做年度战略集采的合作,影响不是很大。此外,对于涨价的应对之策,也多表示目前并没有好的办法,只能随行就市。“在做材料优选,选择性价比更高、供应更稳定的供应商,也要跟着市场走。”其中一位负责人表示。

另外有房企项目开发前期负责人表示,目前房企最大的困扰还是地价,尤其是今年的集中供地政策,目前都在愁拿不到地;至于建安成本和材料成本的浮动,从宏观来讲,属于材料调价范畴,并且基本都是逐渐上调,冲击相对不会很大。

与开发建设单位相比,施工单位对于价格就相对敏感。据了解,经过5月份国内那波钢材大幅上涨潮之后,很多小的钢结构施工企业,只是做施工,都不包材料了。

建筑行业一位一级造价工程师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,建设过程要全程考虑价格,所以建材涨价对于承包方索赔还是影响比较大。目前的承包合同都是有专用调价条款注明的,比如承包商承担材料价格变化的5%上下浮动、设备价格变化的10%上下浮动,超过这些,就可以向发包方(建设单位)索赔。

不过,上述工程师表示,对于建筑材料涨价风险建设单位投资方肯定是做了多次预算,从头考虑到尾的。目前建设工程需要多次计价,从估算、概算、预算、结算到决算,中间还有各种变更、价格调整、索赔、签证以及解决争议的方式。所以整体风险应该是可控的。

来自杭萧钢构的一位项目工程负责人表示,其实材料问题相对是一个老话题,项目中目前对材料涨价冲击感受还是比较明显,但未来随着智能建造、EPC施工总承包等模式的逐渐成熟,智能管理时代应对材料涨价会是常规模式,目前很多重大建筑工程已经和华为5G连接,大家都很憧憬智能建造时代对项目管理带来的变革。

相比开发商、施工单位的自如应变态度,建材供应商对于原材料涨价则比较敏感和焦虑。

“铝锭和玻璃都在涨,目前看成品窗成本增加10%左右。”上述门窗幕墙制造企业营销负责人表示,目前甲方一般都不同意调差,企业基本都在赔钱做订单。另外有部分门窗销售商表示,以前的铝合金门窗毛利率还有30%,现在下降到了5%,加上初始的固定资产投入和其他财务费用开支等,新接订单几乎没有利润。“如果是在铝价涨价前签订的包干合同,那就注定要亏损。”

一家位于苏州的工程机械企业总经理表示,他们也在“随行就市”涨价。“原材料涨价,我们就会跟着涨价,但是客户不同意涨价,导致我们的利润降低,甚至不赚钱,这其实是一个连锁反应。”

“随行就市”调价也成为今年大多数建材商的应对之策。就在最近,据不完全统计,已有包括东方雨虹、箭牌卫浴、日本骊住等在内的企业官宣部分产品调价。

9月1日,东方雨虹发布涨价通知函,宣布上调全线产品价格,并于9月8日正式启用最新《2021年工建防水产品价格表》。从今年2月份以来,这是东方雨虹第三次发布涨价函,此前分别在2月底和5月中旬发布了2次涨价通知。箭牌卫浴近日发布的通知表示,决定从10月1日开始,对部分工程产品进行价格调整。

尽管做了调价,与原材料涨价的幅度相比,建筑材料企业的利润还是受到很大挤压。

根据此前8月份建材上市企业披露的2021年中报显示,业绩“基本合格”,毛利率普遍下滑,“增收不增利”成为普遍现象。以三棵树为例,2021年上半年总营收47亿元,同比增长80.51%,净利润仅1.13亿元,同比增长3.92%。门窗企业嘉寓股份上半年营收6.33亿元,净利润为-5518.8万元,同比减少19.82%。

有业内专家分析,目前来看,上游涨价更容易,而下游涨价更困难,行业集中度及需求端客户结构差异,是导致上下游定价权出现巨大差异的两个重要原因。


房采中国文末二维码.jpg

编辑:于帅卿

中房报新闻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   

标签:原材料大涨,能耗双控,限电
0
0
评论(0)
关于我们   |    联系我们   |    版权声明   |    广告服务

Copyright2018-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

京ICP备17051690号-1

京公安备:11010502039233号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5767558

中国房地产报

房地产行业门户

打开APP
Close modal

TOP